第一百零二章 升职

                      小说:皇后这份工作作者:阿昧更新时间:2021-10-24 01:05字数:149509

                        而今皇上被刺,生死未卜,而真凶正是受东山王指使的吐蕃质子达磨,因有东山王亲笔所书的信件为证,任涂才人如何申辩,我还是命人将她押回宫内,关进了永巷。

                      涂才人能受牵连被囚,那罪魁祸首自然也不能幸免,还没等皇上醒来,东山王便以谋害皇上的罪名下狱,满门抄斩——后面这道旨意,是出自我之口,尽管也有些朝臣反对,但无奈东山王大势已去,门生亦如猢狲散,纵使有些个反对的声音,也拗不过我——毕竟我身后,可是兵权在握的简家。

                      自古这女人,夫家都只是荣耀,真正撑腰的,却是娘家,而今这没了娘家的太后,就犹如没了水的鱼,苦苦挣扎,想必延嘉宫的日子并不好过,她自请出宫,常伴青灯古佛,为先帝祈福。

                      我与她本就没有深仇大恨,不过是各自立场不同而已,因此很爽快地准了她的请求,并许其把涂才人也一并带出去。

                      满朝上下,后/宫之中,人心惶惶了一阵子后,皇上终于于一日凌晨醒来,消息传来,一时间合宫上下人心振奋,我带着一众早就翘首以盼的宫妃赶到蓬莱殿,皇上已在迟公公的服侍下,半坐了起来,他依着个明黄色绣金龙的大迎枕,衬得脸上愈发无血色,倒是胸前纱布上不断渗出的鲜血,红得刺目。

                      邵御女一见那血,便斥责起来:“太医都是废物么,这都多少天了,皇上胸前的血怎地还没止住?”

                      我斜瞥她一眼,直接下令:“皇上身负有伤,需要静养,把邵御女带下去。”

                      邵御女待要争辩,但如今的我已今昔不同往日,哪怕皇上就在跟前,哪怕这里是蓬莱殿,还是马上有小内侍赶将出来,把邵御女“请”了下去。

                      其他嫔妃见势不妙,相互对视一眼,便欲行礼告退,但皇上却按着胸口,大喘着气道:“传朕旨意——”

                      都到这时候了,能有甚么旨意,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生怕多生出事端来,连忙抢过皇上的话道:“既是皇上有旨,还不赶紧去请诸位大臣和宗室王爷们过来?”

                      我一面说,一面指了那几名宮嫔,转眼就把她们都打发了出去。

                      皇上胸前急剧起伏,想必是气得紧了,我遵足了礼数,拜下身去,道:“请皇上颁旨。”

                      皇上灼人的目光,死死落在我身上,他紧咬着牙关,一字一句地道:“梓童,你真以为朕不知道?”

                      “知道又如何?”我扬起头,凄然一笑,“不论皇上心里怎么想,该做的,您一样都没落下。”

                      皇上一愣,旋即自嘲笑道:“朕该当明白,你这皇后,比朕这九五之尊更是无情。”

                      “都是被逼的。”我没有否认,平静地回答道。

                      皇上的呼吸,突然平稳下来,他朝着我嘲讽一笑,竟冲一旁侍立的迟公公道:“传朕旨意,立马充媛所生的皇长子为太子。”

                      眼见得迟公公就要躬身应答,我大声斥道:“皇上说要立二皇子为太子,你没听见么?”

                      迟公公满脸惊疑,但我没给他接话的机会,紧接着又朝外唤蒋太医:“皇上伤势又重,蒋太医还不赶紧进药?”

                      蒋太医应声而入,在迟公公震惊的目光中,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硬灌进皇上的口中,汤药灌到一半,迟公公猛地悟了过来,慌忙上前来抢夺。我给蒋太医使了个眼神,后者便顺从地松开手,任由迟公公抢了过去。

                      这时我听见外头传来纷杂的脚步声,应是满朝文武和宗室王爷们到了,时机真不错,我朝蒋太医看去一眼,只见他已经十分机灵地退出了内室,独留迟公公捧着个碗,立于御床前,而床上的皇上,已唇角渗出黑血,了然没了生气。

                      我适时地放声尖叫:“迟公公,你给皇上服用的是甚么药?”

                      随着我的这一声尖叫,外头的脚步声骤然急了起来,不一时便有朝臣和宗室涌进门来,而映入他们眼帘的,便是刚才那一幕。

                      迟公公凄然一笑,手中的碗哐当一声,跌落在金砖地上,摔得粉碎。大概是觉得辩无可辩,迟公公竟一声不吭,最后在朝臣和宗室们的责问声中咬舌自尽。

                      我倒是没想到他这般忠心,不枉皇上一直把熬煮甜汤的活计交给他,我在心里叹息一声,命人将尸首抬了出去。

                      迟公公既死,方才室内除了他之外,又再无旁人,于是皇上要立二皇子为太子的遗旨,没有遭到任何人的质疑——其实我知道,除了无人作证之外,二皇子的长相肖似于我,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能在皇上驾崩后进入蓬莱殿的,都不会是笨人。

                      至于那碗药,是否真是迟公公所为,以及他为甚么要这样做,根本无人追究,这大概便是身为帝王最大的悲哀,无论生前如何一呼百应,死后却是连个替他申冤的人都没有,大家无一例外的,都去关心新帝登基的事情去了。

                      在“产下”二皇子后便升了一级的黄美人,十分地识时务,没等我开口,便把二皇子送到了甘泉宫,我抱着胖乎乎的二皇子,亲了又亲,心中除了欢喜,还是欢喜。

                      我并没有寻个借口将黄美人问罪,而是特许她继续待在凝云宫,因为我的皇儿,长着我的眉,我的眼,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他长大了会不认我。

                      皇儿登基之后,因其年幼,我以太后之尊,搬入了蓬莱殿,面对堆积如山的奏折,我明白今后的道路还很漫长,但只要看到皇儿的笑颜,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月华初上,已顺利升职为太后的我端坐于案前,代年幼的皇儿批阅奏折,处理政事,间或揉一揉酸胀的眼睛,竟好似在烛光中瞧见了先帝的影子,我先是一惊,旋即又想对他说点甚么,但张了无数次口,还是没有出声,仅在心内默然一句,职场艰险,愿皇上来生莫要托在帝王家……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1-10-26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