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4)

                      小说:长跪不起作者:柱子更新时间:2021-10-24 01:05字数:323834

                      秋草泛黄,天气渐凉。

                      辽远的天空上,大雁列阵飞向远方,那一声声啼叫,充满着眷恋和渴望,叫人不免心生悲切。略显空旷的草原,像一个刚刚分娩的产妇,脸上挂着幸福而殷实的微笑,安静地躺在那里。令人心旌飘摇的牧歌,从山的那边飘过来:

                      东方升起了太阳

                      金色的太阳啊哈嗬,

                      金色的太阳照进了哈萨克牧民的毡房,

                      老伴在托儿所看巴郎,

                      儿子和媳妇进工厂,

                      老汉我弹起冬不拉高声唱,

                      歌唱我们的新生活,

                      …………

                      阿斯哈尔嘴里叼着一根芨芨草棍,懒散地仰卧在草坡上,嗅着苜蓿草独有的清香,他有了一种似醉非醉的感觉。阔别已久的家乡,既熟悉又陌生。要是搁在以前,这个季节他早就忙得不亦乐乎了,可现在他却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要不说狗是忠臣呢,离家时嗷嗷待哺的狗崽,如今已是老态龙钟了,主人回来的那一天,它用鼻子甄别一番,便忘乎所以地扑上去,把爪子搭在主人肩上,亲热个没完没了。从那一刻起,它就片刻不离左右,生怕主人又会不辞而别似的。

                      回来一年多了,作为头一批外商,他们受到了地方政府的高度关注,在地区行署的鼎力支持下,公司的投资取得了显著成效,一座现代化的ru品加工厂拔地而起,再有几个月就能正式建成投产了;由尕娃子带领的众多菜农,已在薇拉的故乡红透了半边天,各种时令蔬菜是供不应求;薇拉的疗养院,也已初具规模,她还在霍牧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伯伯,了却了父亲的遗愿,这对于无依无靠的薇拉来说,不啻是一种精神慰藉。

                      而与阿斯哈尔谈判的首席代表,便是他一奶同胞的哥哥——行署专员叶森别克。在经历了一番生离死别后,他们相逢一笑,摈弃了前嫌。如果库尔逊塔贴地下有知,看到两个儿子重归于好,一定会眯起眼睛笑个没完的。

                      古努尔侧腿盘坐在丈夫身边,手里的绣花绷子上,一对鸳鸯已现出雏形。看上去她面若止水,但从那微微颤抖的手指上,还是能看出她内心的不安。

                      阿斯哈尔的死而复生,叫古努尔悲喜交加,一连多少天都跟在做梦似的。可丈夫身后的那个连模样都不让人看的董事长,又叫她几近崩溃。你说离得远也就罢了,可她偏偏在家门口盖了一个疗养院,你说这不是成心气人嘛。不容丈夫再解释什么,古努尔一赌气回了娘家。

                      看到姐姐悲痛yu绝的样子,弟弟塔布斯不干了,他非要拉着姐姐进城问个究竟,古努尔觉得自己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把男人让给那个小妖精,再怎么说,我也是你阿斯哈尔明媒正娶的妻子,为了孩子我也得跟你说道说道。

                      于是,两个人气呼呼地来到金桥大厦,好不容易在八楼找到了那个什么丝路国际贸易集团,刚推开厚重的玻璃大门,一位身材苗条的小姐就走上前来询问:“对不起,请问你们找谁?”

                      “阿斯哈尔在不在?”塔布斯气咻咻地说。

                      “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简直是笑话?两口子见面还需要预约?”一听小姐这话, 塔布斯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对不起,阿总一大早出去了,今天恐怕回不来。”见来者不善,秘书彬彬有礼地拦住了去路。

                      塔布斯小声嘀咕:“你看到没有,人家现在财大气粗了,看见没有,这是不让咱进去呀。”

                      “要不咱改天再来?”古努尔没了主意。

                      “不,今天我非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塔布斯说着,扒拉开挡在前面的秘书,上去哐当一脚就踢开了总经理室的大门。

                      办公室果然空无一人,两个人往前走了两步,又赶忙退回来,木头桩子似的杵在了门口。好家伙,整个办公室有半拉羊圈那么大,一水的大红地毯,踩上去忽忽悠悠,让人站不稳立不住的,再看那张办公桌,恐怕毡房里都放不下。无意之中,古努尔看见在办公桌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块青石板,石板尽管已经被镶嵌起来,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上面一道道刻骨铭心的刻痕,虽经风雨剥蚀,依然清晰可辨,那又浅又短的,是塔贴刻上去的,老人年龄大了,力道自然要小一点,其余的都是自己刻的,那一个道道就代表一天,光滑的石板上已然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有多少个道道了。触景生情,古努尔的两眼湿润了,她望着青石板,似乎一下明白了许多。莫非自己错怪了阿斯哈尔?他心里如果没有自己,怎么会劳心费神地把一块刻满思念的石板摆在桌子上,有事没事都瞅上一眼呢。再说了,这事要是换了自己,又该如何处理呢?对一个有恩于自己,却又孤苦伶仃的姑娘,你会置之不理吗?她觉得不但是自己,就是草原上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出那种有悖天理的事。那么,既然自己做不出来,又何必去责怪阿斯哈尔呢,他漂泊海外,死里逃生,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却兜头给人家一瓢凉水,叫谁谁心里舒服。古努尔原本就不是一个是非之人,更没有死缠烂打的本事,这么一想,一肚子冤屈似乎也就烟消云散了。

                      回到霍牧以后,古努尔坐不住了,按照哈萨克族的礼节,有客人来到家门口,不管认识不认识,你都得送去“叶柔德克”以示问候。可如今人家薇拉来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却连个面都不照,说起来真让人过意不去。有好几次,都到疗养院门口了,古努尔却始终没有勇气踏进那个门槛。

                      站在山坡上,整个疗养院尽收眼底,古努尔看见一个黑纱遮面的女人,总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长椅上。

                      自打定居霍牧后,薇拉从不与外人接触,凡是与外头打交道的事,全由管家一人负责,她就像当年那个垂帘听政的老佛爷一样,过着轻松而又孤寂的日子。因而,有关这个神秘女人的传说,就慢慢在牧场流传开来。

                      这一天,古努尔走进商铺,就听见亚森一边忙着招呼顾客,一边在自吹自擂:“你们谁见过那个外国女人?都没有吧,嘿嘿……告诉你们吧……”为了吊人们的胃口,他偏偏顾左右而言他:“老嫂子,这是你要的糖,正经石河子出的水果糖,这多余的两块糖呢,是我送给您的……”

                      “难道你见过她?”

                      “死亚森,你就别装疯卖傻了,快往下说呀。”一个老太太焦急地催促起来,连采买的东西都忘了往袋子里装。

                      “急啥,好饭不怕晚嘛。那天一大早,我去疗养院送货,管家不知到哪里去了,喊了两嗓子,也不见有人答应,我就大着胆子进了后院……”

                      “哼!你这头老叫驴,准没安啥好心。”

                      亚森双掌一击:“傻娘们儿,你知道个屁呀。”

                      “你看到什么了?”

                      “我悄悄走到窗户跟前,我往里那么一瞧,胡大,你们猜我看了到什么?”亚森还真有点说书的本事,他故弄玄虚地环视着大家伙,以求达到最佳效果。

                      “你看到什么了?”

                      “急死人,您快点说呀。”

                      获得了极大地满足,亚森这才不紧不慢地说:“啧啧啧……长这么大,我还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美人呢,简直,啧啧……简直是美若天仙……”

                      “吹吧你就,天仙你见过?”

                      “要不说人家天天遮着盖着呢,还不是怕男人们见了流哈喇子。”

                      古努尔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提起东西就往外走。就跟粘上了芒刺似的,浑身上下突然不自在起来。不管亚森说得是真是假,这个陌生的女人,似乎都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到亚森的铺子打一个来回,少说也得两三个小时,那个传说中的仙女就那么坐着,一连好几个小时。她一个人在干什么?是在思念自己的亲人?还是心里有排遣不开烦恼?她因为什么到中国来?而又偏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安家落户呢?一连串的问号萦绕在古努尔的脑海里。

                      身为一个女人,这些年以来,古努尔尝够了孤苦的滋味,记不得有多少个夜晚,她常常独伴孤灯,那夜长得真叫瘆人,就是至今回想起来,仍叫人头皮子发麻。这个天性善良的女人,此刻又设身处地地为薇拉的处境担忧起来。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1-10-26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