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大结局)

                      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作者:南宫飞鱼更新时间:2021-10-24 01:05字数:227325

                      熙熙攘攘的有时候不一定非要是街道,现在的皇宫就是这个样子。

                      没办法,谁让今天是四大传统节日之一的中秋呢。

                      中秋也称“仲秋”,一般定在农历的八月十五。中秋之说最早见于《周礼》一书,而真正形成全国性的节日是在唐代。我国人民在古代就有“秋暮夕月”的习俗。夕月,即祭拜月神。到了周代,每逢中秋夜都要举行迎寒和祭月。设大香案,摆上月饼、西瓜、苹果、红枣、李子、葡萄等祭品,其中月饼和西瓜是绝对不能少的。西瓜还要切成莲花状。在月下,将月亮神像放在月亮的那个方向,红烛高燃,全家人依次拜祭月亮,然后由当家主妇切开团圆月饼。切的人预先算好全家共有多少人,在家的,在外地的,都要算在一起,不能切多也不能切少,大小要一样。至于中秋节食月饼这一习俗的形成则是在明代。而在这个时空混乱的年代,没想到也是有中秋的。而且这还是怡晴来到这个时空第一次过中秋,让她不禁也有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感慨。只希望老妈和便宜小爹在凤月一切顺利,也希望远在凤月家里安心养胎的风能够平安,更希望和自己仅有几条街相隔的雪雪,凌,竹雅三人能够安心,最最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这次能平安救出楚思,帮助寒飞雪重夺南诏大权。

                      “皇上驾到,梅侍人驾到。”宫人尖细的嗓音刚刚喊出这样的话,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大厅一瞬间就陷入了安静。

                      等了一会,就见林若初(金若轩一直用林若初这个身份呆在南诏皇宫,而梅若也自信金若轩是自己人,为了帮助自己才留下的)带头,高呼“万岁,帝业千秋万代”,而听了这话的楚思却向梅若看去,直到梅若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个楚思才转过头,这才喊了“平身”。

                      光是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怡晴就知道,那不是楚思,那只是易容了的懦弱男人,一个被梅若控制的傀儡。雷说了,他已经被邪术完全控制,沦为梅若的禁脔了。这句话一次又一次的响起在耳边,每想一次就觉得痛彻心扉。楚思,我的哥哥呀,林浩枫,多美的名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俊秀少年,如阳光一般,温暖却不炙热,让人愿意躲在你的怀抱里安稳一生,让自己想要托付终身的人呀。

                      等怡晴回过神来,就只看到一个个觥筹交错的酒杯,一个个推杯换盏的手臂,一张张喜笑颜开的面容,即使很虚假,可是至少表面平和,而怡晴今天就要做打破这表面平和的人物!

                      “臣愿我朝永世长存,愿我帝永远安康。”林若初说着已经端着酒杯来到了楚思近前,虽然挨不到楚思,可是光金若轩那份气度已经震撼了那个装模作样的男人,很明显男人有些微的闪躲,倒是梅若笑着举起酒杯,“愿我朝永世长存,愿我帝永远安康。”然后带动了一群大臣随声附和。

                      就在这时,突然,“净王爷到!”此声一出,全场死寂,对的,就是死寂,比安静更加安静的场景。

                      虽然楚思称帝,但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仁慈,虽然暗地里追杀寒飞雪,但是表面上还是保留了寒飞雪“净王爷”的称号,而且害怕她自立造反,更是赐她府第于都城,让她也常年养病去了。

                      所以多少年都从未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私底下都以为已经被楚思杀害了的净王爷寒飞雪居然在十六年后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不能不让有心人多想。就连梅若也没想到这么一出戏,有点呆愣了。而那个假扮楚思的男人此时更是害怕的不行,身形已经有些晃荡了,毕竟假扮楚思也就算了,还有梅若撑场面;可是面对所谓正统的寒家子孙,更是寒家这支现在唯一女子寒飞雪,哪有不害怕之理。古人就是这样。

                      直到寒飞雪跪倒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唤醒了众人,但是还是没有有一个人敢出声,周遭比死寂更让人难受。

                      知道指望那个傀儡男人是没用的,于是梅若也就不再假装,直接笑了笑,“皇姑平身。来呀,给皇姑添盘赐坐。”然后就见吓傻了的宫人们急忙回神,开始忙活。

                      “呵呵,这大概就是众人口中的梅侍人了吧,果然是宠冠后宫呀,没想到这样的大日子都能叫皇上带在身边呀。”寒飞雪上来就言辞不善,不过梅若也不是省油的灯。

                      “净王爷误会了,我君自是明主,只不过皇上身体不适,臣妾也不过是随着照顾罢了。要不然这样的大日子梅若怎敢到来呢。”梅若也算防了个滴水不漏,却不知道此言一出才算是中了怡晴他们的圈套。

                      “哦,竟然这样。皇上龙体安康实在关系国家社稷,本王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皇上批准。”向着假楚思深深一揖。

                      假楚思赶忙看向梅若,等待吩咐的样子看在众人眼中,更是证明了怡晴他们传出去的消息。当然为了不打草惊蛇,怡晴他们都是以字条的形式传给众位大臣的,坊间并没有传开。毕竟怡晴他们觉得宫斗庙堂之上解决最好,不宜牵涉百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既然是不情之请,皇姑觉得在这样的大日子里说合适么?”梅若生怕这个寒飞雪来者不善,所以能不让她说自然就不要让她开口。

                      “呵呵,虽然是不情之请,但是为了皇上龙体着想,微臣也只能请命了。也还请梅侍人也为皇上着想,让太医来看看才好。”寒飞雪毕竟是这么一国王爷了,再怎么云淡风轻,朝堂上的外交辞令多少还是会的。

                      一听说让太医来看,梅若心里松了口。毕竟太医早就被她控制,哪个不想要命了敢在这里胡说。

                      宣了太医,“回皇上,梅侍人,皇上脉象平和,气息调顺,并无大碍,只是气血虚弱,想是最近操劳国事之故。”听得太医如此说辞,梅若自然是非常满意,这和自己的剧本差不多,想来那个净王爷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奈何好事多磨,梅若的如意算盘打的精,怡晴他们也不傻。就听那御医接着说:“但是皇上脉象显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流珠之兆,此乃滑脉是也。”一句话又让厅内一切恢复死寂。

                      滑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走盘的脉象。滑脉主痰饮,食滞,实热等证。因实邪壅盛于内,气实血涌,因此脉往来流利,应指滑利。若男子无病而见滑脉,可判断妊娠与否。

                      “啊?”假楚思听了,下意识的抚摸肚子,脸上是咋喜咋悲之色,看来还不能一下子接收这个事实。

                      “不可能,这,这不可能。”梅若顿时没了主意。谁都知道,哀帝当时为了害怕自己体弱,楚思把持朝政,到时候父凭女贵,外戚专权,故而赐药绝了楚思的生育能力。为怕作弊,更是将此事告知天下,当然只是说他意外失去生育能力。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楚思虽然女人不断却没有一子半女的缘故。

                      怡晴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不禁暗自好笑。这梅若心思缜密,却也害了自己。她以为只要男人收为己用,就可以对她死心塌地,却忘了万事都有两面性,她夜夜与此男子huan好,却没有想到男人也有私心,想用孩子捆住她,呵呵,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呀。

                      “不对,你不是太医!”突然梅若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叫了起来。

                      “没错,我的确不是太医。我乃先帝四子,寒紫风是也。”说着就见那人抬起了头,卸掉官帽,一张让怡晴思念许久的面容露了出来,正是暗卫风,说着他还拿出了当年的信物。

                      “这~”有人看到信物显露迟疑。

                      “风殿下!是风殿下呀!”已经有老臣认出了风,虽然风当时只有几岁稚龄,但是当时风的父亲却是中书省中书令狄大人之幺子,而且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有名的贵公子了,提亲的人都能踏平他家的门槛,奈何当时正逢哀帝三年一度的选秀,这才进了宫当了妃嫔。所以时至今日,狄妃的样子还是有些人记得的,认出风自然就不足为奇了。

                      “是风儿,是风儿呀!”现在已经降职为侍郎的狄大人十几年后再次看到那熟悉的容颜,神情激动,全身颤抖。虽然儿子已死,但是能看到孙子,当真是上天保佑了。

                      “大家静静,大家静静。”这么混乱的局面是需要人出来主持公道的,而且魅影中人已经将要躲在暗处暗杀风的人都统统邀请去阎王殿喝茶了,所以安全无虞。

                      “这位公子,你说你是风殿下,可是皇室血脉不用混淆,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本王也不敢乱说,相信各位大人也这样想的。”

                      “是呀是呀。”有谨慎的大臣已经随声附和了,而其他人自然也是拭目以待。

                      “那就滴血验亲。”

                      此言一出自然是激起千层浪,梅若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大概也在奇怪自己埋伏在暗中的人怎么还不出手,射杀了风。而其他大臣自然也是希望皇室血脉能认祖归宗,所以滴血认亲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说着,已经有长眼色的宫人拿来银质匕首和一个金碗。

                      “好,既然如此,本王也就舍命陪君子了。”说着率先拿起银色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血痕,让血滴近了金碗中。

                      “公子,请。”说着又将匕首递给了风,风也不客气,伸出手指割了一个小口,血也滴了进去。而那边的梅若还想有所动作,却不知已经被悄悄潜入的魅影暗卫们给控制住了。怡晴则躲在暗处,坐镇总指挥。

                      就见两人血液一接触到,就自然相容了。

                      就在这时,楚思居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恭喜净王爷认回亲侄,恭迎风王殿下回宫。”

                      “恭喜净王爷认回亲侄,恭迎风殿下回宫。”众臣跟着楚思一起跪倒,高声唱颂,波比一波热烈。

                      待众人情绪平复,就见楚思居然支起那虚弱的身子,“由于哀帝陛下后继无人,思代替打理朝政十六年有余,今有幸寻回风王殿下,故愿意将朝政归还,三日后举行登基大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着带头跪了下来。

                      寒飞雪大概也没有想到这场宫变就在怡晴的导演下这么顺利的收了场,但是有时候当你把全天下最有势力的几股力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别问为什么风可以假扮太医而没有肚子,因为那根本就是竹雅易容。

                      不要问怡晴怎么这么没有常识,血亲的血也不一定相容,因为怡晴已经让寒飞雪和竹雅实验过了,他们血型相同,可以相容。

                      不要问楚思为什么会出现,因为有了赤水大祭司月蝶,邪术并不难解。

                      不要问梅若的势力为什么那么容易被瓦解,因为有了魅影+移花宫+洪帮,实在是无人可敌。

                      不要问红裳和怡晴当乞丐时为什么被月蝶追杀,因为月蝶身为赤水的大祭司,不能让邪术外流;可是现在呢?用月蝶的话说就是:“那是大祭司的职责,我现在不当了,自然就不用追杀红裳了。”

                      不要问为什么金若轩听到月蝶就那么激动,因为他多年前好好保护的弟弟就是月蝶。

                      不要问怡晴的脸,腿和武功怎么样了,有了月老和红年,什么事情都会解决的。

                      不要问那个死梅若最后怎么样了,当然是凌迟处死,满清十大酷刑:剥皮,腰斩,车裂,俱五刑,凌迟,缢首,烹煮,宫刑,刖刑,插针,活埋,鸩毒,棍刑,锯割,断椎,灌铅,刷洗,弹琵琶,抽肠,骑木驴,每个都尝试一遍,最后当然是死无葬身之地啦!

                      不要问怡晴为什么就这么放过了那些算计她的男人,因为她要把他们全部娶回家去挨个折磨。女尊国度,不就是在家从母,出嫁从妻,妻死从女么?!

                      然后的然后,我们就看见了一场极其盛大的婚礼。

                      然后的然后我们就看到了怡晴第一个孩子。

                      再然后的然后,我们看到了那个凤月的王府里有好多孩子,好多人,每天都欢笑不止,幸福不断!

                      这就是一个女人和她八个夫君的故事。这就是被天庭贬下界的九命猫妖的情事。这就是一个绝色+七个无双的故事——

                      (全文完)——

                      本来打算明天再把结局上传,但是因为明天有事,所以只好几天就给大家结局了。

                      一天6更,没更都在3000字左右,希望大家看得过瘾,更希望到了最后还会有潜水的朋友出来留言。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1-10-26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