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大结局

                      小说:专业种田妃作者:云如歌更新时间:2021-10-24 01:04字数:168381

                      ?

                      “小蝶,我该怎么办?”苏若看了小蝶一眼,又看着紫苏,一种无力感在全身散发开,让她无法招架,直接滩在地上。

                      “小姐……”小蝶惊叫,紫苏眼疾手快的把她给扶住。

                      “你怎么样了?”

                      “紫苏,你看看能不能联系的上左商,我要见他,我要知道溟焰的下落,好吗?”苏若急切的抓着紫苏的手,生怕一撒手人就会不见了。

                      “我……”她也不知道啊,“我试试吧!”

                      无奈,紫苏只能先答应下来了,不然她还不知道要如何的收场呢?

                      见紫苏答应了,苏若突然松了口气,强撑了那么久的身子突然一软,直接倒在紫苏的怀里。

                      幸好,苏若没晕过去,她一直都是像小强一样坚强的或者,不会因为生活一点的不如意而妥协的。

                      这些天,大夫人三夫人一直在暗地里找她的茬,什么大少爷大小姐的经常取笑她讽刺她,都让她给一一的报复回去了,当然,她的报复是很有技巧的。

                      苏品松虽然对三女儿没好感,可是在这些天苏若营造的乖乖女形象,又加上二夫人的力挺,还有正室以及二女儿的犯事,让他对这个什么灾星的女儿渐渐少了许多芥蒂,反而心里有对欠女儿十几年的亲情而愧疚。

                      这么一来,苏若算是在这个丞相府里吃香的喝辣的,她和二夫人互相利用,相处的很是融洽。

                      睡了一个午觉,半睡半醒,醒来再一次的发现床边空落落的,回神过来才发现溟焰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呆着呢。

                      “小姐,小姐……”

                      外面有人急匆匆跑了进来,苏若定睛一看,是小蝶呢。

                      “怎么了?”

                      “小姐,相爷让你去书房一趟,说、说有事找你。”小蝶上气不接下气的。

                      “爹爹找我有什么事?”一般这个时候苏品松不会找她的啊,这些天窝在房间里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

                      小蝶摇摇头:“老爷只是说,让你过去一趟,不过我回来的时候看见前厅放着好多东西,什么金银财宝的一大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我好像听见他们说什么王爷嫁人什么的?”

                      “嫁人?王爷?”苏若心里咯噔一声,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可是她仔细的想想,又觉得即使嫁人王爷这件事也轮不到她来操心,她又不是嫡女,不过是个庶女而已,的对方怎么也是个王爷,她一个丞相庶女绝对不符合现在的人的观念的,又怎么能嫁给那些所谓尊贵的皇家之人?

                      这么一想,她又安心了不少,想着苏品松不可能是为了什么嫁人的事情找她的吧!

                      只是苏若错了,错的离谱,他老爹就是来找她说嫁人这事的,还指名点姓这件事就她了。

                      “爹,女儿是个庶女,嫁给一国的王爷,这恐怕不符合规矩吧?姐姐是嫡女,要家人的不该是她吗?女儿一个庶女怎么配的上高贵的王爷呢?”她没听错吧,要嫁给皇帝一个在自己封地的弟弟的儿子?

                      她这辈子难道就一定要进入皇家才行吗?她讨厌皇族,讨厌那种四四方方的屋子,那条条框框的规矩,她喜欢自由,喜欢简单的生活。

                      “没事的,什么庶女嫡女,都是爹爹的女儿,你姐姐已经与人家定了亲了的,总不能让你二姐嫁吧,皇上指名要我们家的女子,现在只有你了,你要是觉得庶女配不上小王爷,你就过继到你大娘的膝下,就不是庶女了,是堂堂正正的嫡女。”他本来想的是把二女儿嫁过去的,可是妻子一听那小王爷是个残障痴傻儿,便也不依不饶了,誓死也不愿意让女儿嫁给王爷。

                      左想右想,妻子出主意说把三女儿嫁过去,这样大家都好,这心儿也算是有个衣食地方,他们也能从皇上那得来不少的好处,皇上对他们一定刮目相看,这对谁都好。

                      这么说好,他赶紧去向皇上禀报,没想到皇上丝毫都不在意,说是谁都没关系,只要拿的出手就好了,别丢了皇家的脸便好。

                      苏品松哪里敢说自己的女儿不好啊,只能使劲的夸啊夸,夸的皇帝也是不再发表了,只说要办好就行。

                      “可是……”苏若想反驳。

                      “心儿不必可是了,皇上都说可以了,那你就是可以了,皇上已经下了旨了,容不得我们反悔了,你准备准备吧,婚事准备的有些匆忙,过半个月就得嫁入王府了。”

                      “爹爹,我……”

                      “好了,就这么定了,这几天会有婆子来教你一些王府的礼仪的。”苏品松抬抬手,示意女儿可以退下了。

                      “可是爹爹,女儿是个灾星,万一嫁过去冲撞了那位小王爷可好?你我都担待不起的啊!”

                      苏品松听的一愣,苏若还以为这什么爹的算想明白了,却听见另一番让她吐血的话。

                      “这个你不必担心,要是成婚能冲冲喜,让小王爷清醒回来更加的好。”

                      苏若只觉得自己的嘴巴张的有些酸,“这么说来,那个小王爷还是个傻子?”

                      “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小王爷心智未成熟。”

                      “未成熟,那个小王爷多大了,还未成熟?”她要嫁的是什么人啊,还是个傻子王爷?

                      “他已经二十了,不过你不必担心,他人就是像个孩子,其他的没什么的,反正等你嫁过去如哄小孩那般带着小王爷就行,哄的他开心了,好处多多,以后你在王府也能更加的好过。”

                      苏若狠狠的看了苏品松一眼,没有再说话。

                      她傻啊,说嫁就嫁,她还偏不嫁了,她是谁,能随便的嫁人?

                      今天晚上她就跑路,娘的,以为能在这里斗斗人,过的舒坦呢,却不想……

                      “那,女儿先走了。”

                      苏品松还以为女儿想通了,点点头,让她退下。

                      “什么人嘛,娘的,让我嫁给一个傻子,说的好听是为了我,其实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权利罢了。”回到房里,苏若就在那大骂特骂苏品松,后来她还听说这王爷不但傻,还是个病痨,命不久矣,娶王妃不过是想冲喜罢了。

                      这个男人不是她的爹,虽然是身子的爹,可是十几年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半毛钱感情都没有,她回来不过是查查案,调查调查,可不是来给他们做成功路上的垫脚石的。

                      “小姐,你别生气。”小蝶在一旁安慰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能不生气吗?”苏若气结,看着门外那突然增加的家丁,心更加的烦躁,不就是怕她逃走吗?

                      “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小蝶自认为家务做的不错,样样在行,可是要说打人吵架逃跑的事,她却没这个能力了,这些事只能小姐才知道怎么办?

                      苏若也不知道,摇着头,其实她看的出,这件事应该是那个该死的二姐的,可是她妈肯定不愿意她嫁给一个傻王爷,所以就轮到她身上了。

                      “小姐,要不我们去找二夫人吧!”小蝶说道,她知道二夫人可是一直对小姐很好的。

                      “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小蝶想不明白。

                      “我和二夫人之间不过是个交易,互相利用,二夫人知道我要嫁人了,肯定帮不了她什么了,就算她帮了我,我也不能再给她利用了,谁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所以,她不会救我的。”

                      左想右想,右想左想,随后苏若的眼神的视线瞄着紫苏,那眼睛狡猾的跟狐狸似的。

                      “紫苏,我想到了个办法,不过这个办法得希望你帮忙。”

                      “什么办法?”小蝶抢先问道。

                      “既然我爹要我嫁,那我就乖乖的嫁,反正越是反抗反而越让人看的紧,对我越不利,不就是个傻子嘛?他们也不怕钱都让我骗光了?”小蝶认真的听着,还没明白小姐的意思。

                      苏若白上她一眼,眼睛里写着:我还没说完呢。

                      “紫苏,这样,那天我出嫁的时候呢,你去帮我把我二姐给绑了过来,等半路上我说要去解禁的时候,你把我二姐弄点穴,弄她上花轿,这样,我们就啥事都没有,反正他们就只是要个丞相的女儿,二姐也是我爹的女儿,嘿嘿……”苏若奸笑着。

                      “然后这段时间我得赶紧搜刮钱,我爹肯定会觉得对我愧疚,然后给我好多钱,那些什么嫁妆的,我都要一个人拿着,还有那些聘礼,然后紫苏你夜晚的时候将这些东西带出去,哼,到时候我们出去就有的是钱了。”她已经全部想好了,等她出去的时候就是富婆了,来个改头换面,又是自由的生活,还可以去找溟焰了。

                      “小姐,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绝对行。”小蝶向来胆小,当然觉得不行了,看了看紫苏,她再次问道:“紫苏,你觉得你可以做到吗?”

                      她没怎么见过紫苏的武功,不过溟焰的手下都不赖。

                      紫苏平静的点头,“嗯,可以,这些很容易。”

                      “那就好,那天小蝶你就别陪嫁了,那天家里肯定都很热闹,乱哄哄的,你从后门出来,然后去和我们会合。”

                      “嗯,好的小姐。”小蝶虽然对这样的计划还是有怀疑,可是是小姐说的,她也就只有服从了。

                      “就这么说定了。”

                      之后的半个月,苏若每天吃好睡好学好礼仪,她的爹爹苏品松果然是觉得这个女儿识大体懂规矩,自然也是欣慰,心里慢慢的多了几丝对女儿的愧疚,每天好的东西往她房间里送,假装准备了一箱又一箱。

                      聘礼早早的,就让苏若收起来了,她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苏品松有些疑惑,可是怎么说男方送的这些东西都是给新娘子的,自然也大方的给了女儿。

                      随后那些他的门生,各大官员,也纷纷的往丞相府送礼,巴结丞相,苏若张开着手,都一一的笑纳了。

                      “嘿嘿……”看着房间里堆满的金银财宝,各种珍玩古董画扇,珍珠玛瑙,苏若一个劲的得意,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么多的好东西呢,当初李家的钱银在这里简直只能说是冰山一角,她不后悔来到了丞相府。

                      “紫苏,今晚你就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慢慢的带出去。”

                      “是。”

                      这些天里,紫苏已经带了好多东西走了,而那些箱子,却让苏若换上了等重的石子沙子之类的东西。

                      半个月很快的就过去了。

                      这天,丞相府热闹非凡,苏若被丞相以及一二三夫人送了出来,进了花轿,直到看不见他们。

                      透过马车看了出去,苏若似乎还看见了丞相摸了一下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眼泪,做作!

                      喇叭唢呐吹响了,马车开始行走了。

                      因为小王爷是个傻子,所以只找了王爷的一个身边的近卫来接新娘子。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封地,在南方。

                      半路,经过一个树林子,里面的人突然叫唤起来。

                      “怎么了?”外面的人问道。

                      “我肚子疼,恐怕是想去拉屎。”苏若非常不礼貌的说出这个字,明明拉屎就是拉屎,为什么要说出恭?

                      “额……”

                      外面的人也一时无语,回过神来才说道:“王妃,再走一段路便有一个村子了,我们且去那再说吧!”

                      什么,要她忍?幸好她不是真的想拉屎。

                      “不行,我忍不住了,你不给我去我就拉马车里了,臭你们所有人。”

                      对方无奈了,看着这周围的环境,感觉真的不适合出恭。

                      “那……”

                      “那什么那,快停车,我要下去,不给我下去我就不走了。”

                      对方继续无奈,想说好,又怕这里发生点什么事情,他们可担待不起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外面突然一阵骚动,苏若隔着马车听见了似乎有打斗声,吓了一跳,害怕的躲车角了。

                      只是一瞬,那声音似乎又没了,苏若忍不住的掀开轿帘,外面啥事也没有啊,大家都在行进着。

                      苏若见状,只能觉得自己刚才神经过敏了,赶紧又嚷道:“我要拉屎,你们给不给拉啊?”

                      咚——

                      突然从外面递来了一个桶,“王妃你就拉在桶里吧!”

                      苏若泪奔,他们什么时候准备的桶啊,她怎么不知道?明明来的时候没桶的。

                      她欲哭无泪,在想着紫苏会不会发现她那么久都没有去?会不会来救她啊?

                      盯着桶看了半天,别说拉屎了,连眼泪都有点哭不出来了,难道她注定是要嫁给那个小王爷?

                      盯着马车顶想了半天,她最终也想通了,等到了王府再逃吧,反正她有的是计策,那王爷不是傻子吗?就让她陪着他玩几天,然后搜刮他家的钱,然后她再次升级成大富婆,而且他是个病痨,想必也没那精力做那事,她怕什么?

                      这么想着,她心里又好受了些,只是担心自己出来以后找不到小蝶紫苏怎么办?

                      呜呜……她还是想哭。

                      昏天暗地的过了一天,终于是赶到了那王府,苏若在马车上待了一天,头晕脑胀,本来就不大喜欢坐马车的,心情郁闷,又抖啊抖的,出来的时候苏若直接就吐了,吐的胆汁都出来了。

                      有人把她带到一个房间里,所谓的新房,连拜堂仪式都省了,她想,一定是那王爷快病死了,才不能出来拜堂。

                      那一天晚上,苏若没等来什么王爷,外面也很静,可能是隔的大厅远吧。

                      在房间里,苏若哪里还顾得什么新娘子?她本来就不是新娘子,把盖头一掀,叉着脚吃起了桌子上的东西,吃饱喝足了,就关门睡大觉。

                      浑浑噩噩间,她总是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那种感觉很熟悉,她想醒来,可是太困了,想起都起不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床边半个人影都没有,苏若摇摇头,看着身上的一身红装,才想起自己已经到了小王爷家了,跑到门口看了看,发现门还是拴着着的,窗户也拴上了,那么说来,昨晚是她做梦了,因为太想溟焰所以做梦了?

                      一整天,苏若只见过两个丫鬟,端饭菜和给她端洗澡水的,她们丝毫都没说王爷的事情,她也懒得问。

                      第三天夜晚,苏若动了动懒惰的身子,朝着外面走出去,现在已经算是春天了,百草发芽百花争艳。

                      看着院子里种满的花花草草,苏若想起了寂月国那个她住的房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些人还好吗?她的商店已经装修好了,一切都弄好了,等着她回去呢。

                      呆呆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若才回到房间里。

                      房间里黑黑的,苏若只点了一盏小蜡烛,她已经习惯了晚上暗暗的,这样她才能把自己藏起来。

                      走近里间,苏若的眉头忍不住的蹙起来,她的眼睛好像似乎是看见了个人。

                      再走近,认真一看,床榻上真的躺着一个人,侧着脸,苏若看不清楚,只知道那绝对是个男人。

                      只是,这个男人是谁?是那个小王爷吗?

                      想必也只有那小王爷能进来吧!

                      不是病怏怏吗?不是傻子吗?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居然我来了三天才现脸。

                      将裙边全部收了起来,苏若走的小心翼翼,一步一步。

                      在距离对方还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的时候,苏若停了下来,她想看清楚对方的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可能是房间里的光线太暗了。

                      眼角狡黠的光一闪而过,苏若笑的很是开心。

                      突然,身子一弹一跳一跃,朝着床榻上的人一砸,心想,这男人那么弱,她这一砸应该能死了吧。

                      只是还没得意完,身子却突然被人瞬间翻转压在身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她看,“爱妃?”

                      “王、王爷,你没事?”(心里话是:王爷,你怎么还没死?)

                      苏若紧张了,怎么对方的话听起来那么正常的一个人啊?她是不是有些东西没搞明白啊?

                      “本王没事,爱妃扑过来,是着急着想洞房吗?”

                      “呃,不是,王爷,你太虚弱了,应该不行……”

                      “行不行,试试就知道。”

                      “啊?”苏若懵了,这样口齿伶俐的人是个傻子?这样中气十足的人是个病秧子?tm的谁造的谣啊?

                      心下一惊,苏若赶紧的将他给推开:“内个,王、王、王爷啊,你压的我好疼,快放开我吧,疼死了,我肚子好痛。”

                      身上的人突然一滞,听她哇哇大叫,真的就不敢压着她了,只用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身子,一手抱着她的腰,随后笑道:“你的腰好像胖了。”

                      “胖?是胖了。”苏若没反应过来,一时之间随便回答,可是下一秒却是一惊,“啊,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比以前胖了?”

                      苏若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认识她的,她胖了瘦了也知道?

                      对方低笑一声,突然将头朝着而下,苏若眼睛里闪过了恐惧,只觉得额头突然一凉,有东西覆在了上面,那是——

                      唇!

                      “你……”

                      “娘子,我回来了。”

                      声音语气突然的转变,苏若的大脑瞬间当机了,盯着面前的人,只看着他伸着手突然撕开了脸上的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溟焰!

                      苏若此刻脑子更加是一片浆糊,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她?

                      “你……你是谁?”苏若又试着用手推了推对方,只见他稳如泰山,丝毫也不动一分。

                      手上传来灼热的温度,身子放在左边胸口的手上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苏若一慌,赶紧的撤了手。

                      溟焰心疼的的抚摸着她的脸,好像脸瘦了,骨头都凸了很多,没那么多肉感了。

                      这种感觉,让苏若觉得异常的熟悉,这个人,真是溟焰吗?

                      “溟焰?”

                      “嗯,我在。”

                      “溟焰?”

                      “嗯,我在。”

                      “溟焰?”

                      “嗯,我在。”

                      “溟焰?”

                      “我在。”

                      “真的是你。”眼泪随之而落,她积聚了那么多天的泪水终于是崩堤了。

                      溟焰将她的泪水一点点的吻干,可是那眼泪似乎止不住了,越吻越多。

                      捧着溟焰的头,苏若突然狠狠的吻了上去,似乎要把这些天的思念都要讨回来。

                      她一直以为溟焰不辞而别了,却不想他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这些天,她终于是想清楚了自己对溟焰到底是怎么了?那想必就是爱吧!

                      “我是不是在做梦?”一边亲吻着对方,一边流泪一边问,苏若好怕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

                      这些日子她也做了好多关于溟焰的梦,可是醒来后身边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不,你没做梦,我真的回来了,别哭了,我回来了,以后我都不离开你,永远陪在你身边。”

                      “你骗我。”泪水肆流,苏若吻*着他的唇,似乎闻到了血腥味才能证明一切都是真的。

                      溟焰也不闪躲,等着她心情的平复。

                      许久,苏若的哭声才慢慢的停止,两人面对着面,虽然烛火不亮,可是苏若能看见溟焰的每一个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醒来的?”

                      “他们都告诉你了?”溟焰叹息一口,他也没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都是左商的功劳,找到了他的师父,所以他才能醒过来的。

                      溟焰乖乖的将所有的事情和苏若说了一遍,说自己是怎么被左商师父救醒的,只是他除去了那段痛苦的过程,他讲的很轻松。

                      可是苏若知道他很不容易,那么些天没见了,他瘦了很多,抱起来都不如以前肉多,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很显然,他这段时间一定很痛苦。

                      静静的抱着他的腰,苏若听着他一点点的告诉,也不说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以后,你不要离开我了。”

                      “嗯,不会了。”

                      抬头,是溟焰目光灼灼的眼神。

                      “你现在身体还有毛病吗?难道那个病怏怏的王爷就是你吗?”苏若问道。

                      可是溟焰没给她答案,只是笑了笑,说道:“有没有毛病你试过就知道了。”

                      苏若的手一滞,脸在黑暗里瞬间的红了,热了,轻轻的捶打了一下他便让对方噙住了唇吻了上去。

                      *,许久不见,荷尔蒙快速的分泌,两人在床上厮杀一片,屋内一室旖旎,外面满园春色。

                      第二天一早,苏若便起来了,生怕一切都是一场梦,只是看着身旁的另一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她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伸出手紧紧的抱着对方。

                      溟焰闭着眼睛不起来,在身边的人稍微动了动的时候,他便已经醒来了,可是他不愿意睁开眼睛,这样被心爱的人抱着的感觉真好,没有什么比的上最爱的人在身边了。

                      两人躺了接近半个时辰,苏若才微微的动了动,爬到溟焰的身上,被子底下的他其实只穿了一边敞胸露怀宽松的衣服。

                      看着溟焰的眼睛,眼睫毛是那么的长,苏若忍不住的想伸出手去碰一下。

                      只是那手刚伸了过去,身下的人眼睛突然睁开了。

                      “吓……”

                      苏若吓了一条,便看见溟焰脸上狡黠的笑,“吼,你戏弄我!”

                      溟焰无辜,看着她趴在自己身上,“到底是谁戏弄谁啊?”

                      苏若盯着自己看了一眼,赶紧翻下来,遮住自己胸前的光景,本来穿的就宽松,趴他的身上后直接就让把她胸前的春光看完了。

                      “你个流氓!”嗔怒的打了他一拳,苏若赶紧拢好衣服,掀开被子直接下床。

                      溟焰见状,也快速的掀开了被子,替她穿衣服。

                      “我自己会穿。”苏若扭捏着,可是还是让身后的人服侍自己穿衣服了,昨晚折腾了一夜,她疼的要死,虽然后来好受了些,可是身子还是酸软的厉害,根本动都不大想动。

                      想到此,苏若害羞的低着头,那眼睛却忍不住瞄那床上。

                      只是一眼,她却突然慌了,衣服还没穿好,突然跑到床边,将被子全部掀开,眼睛里有惊慌。

                      “娘子,怎么了?”

                      苏若没回答,又把被子里三层外三层的看了一遍,突然颓坐在床上了,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看着溟焰,眼底里有愧疚。

                      “怎么了?”溟焰也慌了,怎么变化那么快呢?“娘子你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是不是东西掉了?”

                      苏若左想右想,还是没想通,抱着溟焰的腰,很是难受,“溟焰,不是每个女子都有落红的吗?怎么我没有?”

                      现在细想想,她似乎昨晚也没有感受自己身体里有障碍阻挡,那么说来,她好像没膜了。

                      不是说没做过的女子都是有膜的吗?不是第一次都会有落红的吗?怎么她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她脑子很乱,好像很多东西都想不起来了。

                      溟焰听的一愣,突然笑开了,“娘子,你别担心。”

                      苏若更慌了,怎么不担心?溟焰这是苦笑吗?一定是的。

                      “溟焰,你不用安慰我了,是我不好。”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不见了膜。

                      这会溟焰更是笑了,“娘子,我不是安慰你,之前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解你身上的毒的时候,需要阴阳结合,也就是……”

                      “阴阳结合?”苏若念着这四个字,随后眼睛突然一亮,“也就是说我的第一次在那时候就给你了?”

                      “嗯。”

                      溟焰以为她会开心的,却不想娘子突然的就变脸了:“你怎么没告诉我?害我还觉得对不起你了,害我还哭了。”

                      情绪来的快,瞬间,眼睛又出泪水了。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没告诉你,你别哭了,打我吧!”

                      “我才不打你,我要咬死你。”

                      “好,咬吧,想怎么咬都成,像昨晚那样咬我的肩膀,你看。”溟焰说着还把肩膀掀开来个苏若看看。

                      苏若脸一红,嗔道:“流氓!为什么以前我不知道你那么色的。”

                      顿时,苏若又笑颜开了。

                      囧一、

                      后来溟焰告诉她,其实他不是苏若以为的那个病怏怏的王爷,他只是让人半路劫持了马车,将她带了过来,而那边的傻病王爷,他把她所谓的二姐给放了上去了,也就是说,嫁给那傻王爷的是她的二姐。

                      这和苏若的初衷一样,只是执行的人从紫苏换成了溟焰。

                      紫苏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在那天突然子承来找她,说主子醒了,而她便把苏若的计划告诉了他,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事情,小蝶和紫苏早早就让人送了过来,只有苏若一个人傻愣愣的以为自己嫁到了那所谓的王爷家。

                      “怪不得我说怎么那么快便到达了那什么封地的,听说要赶好多天的。”苏若看着周围的几个人,厉眼一一扫过,居然所有的人都瞒着她,只有她一个人像傻子一样在拼命的想着怎么对付那傻子王爷,怎么逃出去?却不想都是在做笑话。

                      小蝶低着头,她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开始还以为被人掳走了,可是看见嵇缺子承,她才没那么害怕了。

                      紫苏更是不敢看她,这可是主子的娘子,也就是夫人了,得罪她等于得罪主子了。

                      可是天地良心啊,这又不是她希望的,是子承说让她别插手,交给他们办而已。

                      再看那个罪魁祸首,溟焰更是小心翼翼了,生怕惹恼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娘子。

                      苏若没理众人,对着每人一个碜人的微笑,踏着小碎步进房了。

                      溟焰见状,赶紧的跟了过去,“娘子,我不是故意让人都瞒着你的。”

                      溟焰一脸受伤的样子,苏若心里顿时难受了,她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了。

                      可是想到有前车之鉴,继续狠下心道:“不是故意的?每次你都这么说!你以前骗我失忆,连脸都是骗我的,长的那么帅我居然还以为是假的,问了你那么多傻问题,现在好了,又骗我!还装神弄鬼的拿乔好几天才见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娘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时候我身子不大好,只能让人先把你带回来,反正你也说了自己会偷梁换柱,我只是替紫苏完成了而已,我身子那会子不好,只能先拖着你,我不是故意躲着你的。”溟焰眼底里全是歉意,说完后还忍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

                      他的确身子那会是不好,不敢见她,整个人没有半点气色,他怕自己吓坏了她,天知道他有多想见到她。

                      明明他的咳嗽咳的那么假,可是苏若就是心软了,她知道他不容易,只是她就是有点郁闷,想念了那么久的人,为什么醒来不第一时间来找她呢,她很想很想他的。

                      “你别咳了,再咳身子就要坏了。”苏若白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但是溟焰知道,她不生气了,脸色也没刚才那么难看。

                      “娘子,你这是原谅了我是吗?”

                      “不原谅你你还要继续咳下去是吗?”

                      “!”溟焰囧。

                      囧二、

                      某天早上。

                      溟焰突然慌了,害怕了,娘子的腿根突然不停的流血了,肚子直喊痛。

                      “娘子,你怎么了?”溟焰慌乱了,怎么早上突然起床了就这样了,是不是昨晚他没把握好力道伤了她啊?

                      苏若摇摇头,想着可能是月事来了吧,这些日子一直没注意这个问题,所以都忘记了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来了。

                      “可能,可能只是葵水。”苏若苍白了脸,咬着下唇,很是难受,“就是,就是肚子好痛。”

                      她以前从来不会痛的啊,怎么这回会痛的那么厉害?

                      “我去让紫月来给你看看,还有还有左商。”溟焰慌了,觉得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他说过不能再让娘子有事了。

                      “不必了……”吧!

                      话未完,溟焰已经冲出去了。

                      溟焰没有后悔自己冲出去找紫月他们过来,幸好找了他们过来。

                      在紫月诊断了脉象后平静说“她怀孕了,四个月了”的时候,溟焰突然一下子飘上了天了。

                      “她真的怀孕了?”溟焰笑道,想着他们重新在一起也没多久,应该不是这次的,那么这么说来,距离他们第一次的时候快要四个月了。

                      看着他那兴奋的劲,左商却在一旁鄙视的看着他,声音幽幽:“可是因为你每天太过于辛勤的劳作,让她的孩子差点掉了。”什么葵水来了?就是每天晚上太过疯狂了而已。

                      溟焰囧!

                      “我……”他也不知道啊!

                      震惊加羞赧过后的苏若,看着紫月。

                      “我怀孕了?”在床上的苏若这才反应过来,随后眼睛剜了溟焰一次又一次?

                      都怪你啊都怪你,好好的,每晚跟个豺狼虎豹的抓着她就拼命的啃啊啃,体力又好的不得了,怎么都不累,她身子再好也残了。

                      摸着肚子,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宝宝有没有让小溟焰给顶坏了。

                      “我的孩子没事吧?”苏若问道,她最关心是这个问题。

                      “没事,顽强的生长着,他老爹对他造不成威胁。只是希望他老爹念着他还小,别再折腾的那么厉害了。”左商笑说道,丝毫不担心别人那一脸的红色,“真期待我干儿子出生后怎么折腾他爹,谁让他爹小时候折腾他了?”

                      溟焰更囧!心想,以后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全文完!

                      (解释:怀孕四五月没感觉的很正常,当年我嫂子怀我侄女的时候六个月了还是不知道,肚子稍微的大了,可是以为肚子长瞟了,后来慢慢的大了,才以为是肚子里长瘤了,医院一检查,怀孕六月多,有些人肚子不怎么明显,不害喜,月事不正常,所以当然不知道了啊!)

                      ------题外话------

                      题外话:此文缩短了,也算是个圆满的大结局,最近太忙,拖着也不像样,就这样吧,不知道有没有空写番外关于小小溟焰的事情,这娃以后会是个奇葩的。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1-10-26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