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入门

                      小说:夫君在北作者:胤修更新时间:2022-01-18 04:24字数:335728

                      我来得匆匆,来不及留下对你的印象。

                      三人对视一眼,伤狂和夜辛昀先是上前放了碗,轮到九清的时候,他正要上前,却一不留神挂住了夜辛昀的脚踝,只听见“咕噜啪嚓”,那连人带木桶都是混了出去,瓷碗尽碎,黑脸宫侍脸上顿时蒙上一层晦涩的红色,憋涨着脸,说不出话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九清羞红着脸看着一地的狼藉,躲避着黑脸宫侍的视线。

                      宫侍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模样,对着一地的碎瓷片,不知说什么。

                      九清握着自己的碗,犹豫了一下,缓缓地伸向黑脸宫侍,宫侍看着碗,无语地接了过来,“就剩这么一个好的了,让我怎么交代?”

                      就在这时,杂物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宫侍几乎是本能地上前跨了一步,想要挡住身后的惨景。

                      孟匚惑就这么走上前来,笑眯眯地看着宫侍,“怎么了?身后是什么啊。”这时孟匚惑注意到宫侍身旁的伤狂三人,不禁问道:“欸,你们三个还没走?我以为你们放完了呢。放完了吗?”

                      伤狂有些内疚,“放是放完了,但可能走不了了。”

                      “哦?”孟匚惑余光一瞥,竟是看到了一片落在宫侍脚边的碎瓷,不禁皱起眉头,“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宫侍吸了口气,让开一步,露出木桶,“不知道这算不算不好,老师。”

                      “不要叫我老师,说了多少遍了,不长记性……”孟匚惑微怒地说道,这才偏头看向地上,这一见,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这、这什么情况?”

                      九清三人对视一眼,微微低下眉梢,伤狂也是有些窘态,毕竟是自己欺骗了孟匚惑,如今要是害他交不了差,自己只怕会很内疚。

                      孟匚惑注意到三人的神情,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方才在御膳房门前的场景,伤狂那手袖微敛的模样,现在想来,这事似乎有些猫腻。不过他却什么愤怒的神情也没做,意味深长地笑扫过一遍伤狂三人的脸,“你们来这里了吗?”

                      “呃?”夜辛昀和九清一愣,看着孟匚惑。

                      伤狂迟疑了一下,立即正色躬身道:“多谢孟大人。”

                      一旁的黑脸宫侍也是明白了孟匚惑的用意,略微刻意地挪了挪步子,让自己看起来似乎是背对着他们。

                      九清还正愣着,夜辛昀确是突然明白过来,拍了一下九清的小脑袋瓜,对孟匚惑躬身道:“多谢。”九清也不管明不明白,也随着一起喊了一声,在他看来,两位哥哥都这么说了,那孟大人一定做了什么好事。

                      “欸,这都秋天了,怎么还有苍蝇嗡嗡地……”孟匚惑挥动着袖子无奈地说着。伤狂和夜辛昀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拉着九清就走。

                      一出走廊的门身后就一声轰响,墙面又恢复了原样,似乎那从来都不曾打开过。伤狂愣了愣,他开始反思这个计划的伤害性——孟大人会不会受到牵连呢?

                      “走吧。”夜辛昀似乎也有些感触,说话的语气都是温柔了几分,轻波了一下伤狂的臂膀。

                      九清仰着脸,“咱们怎么这么走了?孟大人会不会挨骂啊?”

                      夜辛昀瞪了他一眼,对伤狂安慰道:“放心吧,匚惑大人很聪明,他能自己保护自己。他既然放咱们离开,他一定有了对策。”

                      见伤狂还有点迟疑,他飞快地想了想,道:“再不走就会被发现了,倒是我们都会被论罪,匚惑大人就更麻烦了。”

                      一听这话,伤狂暗叹了口气,“说的也是,走吧。”

                      -----

                      “咚咚咚。”币元敲了三声门扉。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币元有些惊讶,他的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这门后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人,这……”小厮皱着眉头问道。

                      二楼的一双蓝眼睛正含着笑意。

                      “刚才没人见过他们吧?”币元又不禁再回头问了一遍。如果有一个人看见他们从门里出来,那这门后的事似乎就可以解释了。

                      只是无奈地是所有人都是摇了摇头。有人也在猜测门后的事。

                      币元暗叹一口气,无奈地看向木门,他现在想杀了千水的心都有。吸了口气,他抬手放在木门之上,顿了顿,终于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中,随着一道扣人心弦的“吱呀”声,众人看见了屋子里沉静躺卧的三个人和伫立着的林继德。

                      有人失了兴趣,“切”了一声回进屋里,二楼的那双一直盯着这一切的蓝眼睛露出几分震惊之色,似乎他看到了什么令他难以相信的东西——这三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不可能的,刚才他们明明……”

                      午川心有不甘地释放出气息探知,这一露,他便是察觉到伤狂三人不规律的呼吸,分明是在装睡,他眼睛一动,瞥到三人的炕头之下,那里没有一双鞋子,显然三人匆匆。

                      他不禁哼了一声,自语道:“这次就先放过你们吧。”说着,他隐匿在了门后。

                      楼下的币元松了口气,步履稳健地走到伤狂铺边,看了一眼林继德,对他微微点了点头,转而对伤狂耳畔轻声道:“伤大人,帝君传召。伤大人,帝君传召无伤臣觐见商议朝政。”

                      伤狂心中咯噔一声,帝君传召自己?商议朝政?这是什么理由?别人不清楚帝君还不清楚吗?自己只是一个空有其名的臣子吗?

                      夜辛昀倒是没什么反应,与伤狂经历的这一短暂的时间,他就知道,自己永远也争不过他,也没必要相争……林萧,永远是自己的。

                      “小主他们都睡了。”林继德对他轻声说道。他的心也是跳的飞快,刚才那千钧一发推门的时刻,他那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幸亏小主们回来的迅展,立即让他们盖被掩好。

                      “我看到了,可是帝君传召,我也没办法。”币元咽了口唾沫,又轻叫了两声“伤大人”。

                      但见伤狂无动于衷,他只好又用肘子戳了戳身旁的小厮,小厮惊讶地张着嘴,“又是我?”

                      币元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厮撇撇嘴,略显无奈地清咳了两下嗓子,高呼道:“传无伤臣觐见商议朝政!传——”

                      “谁这么不开眼!”夜辛昀“噌”一下坐起身子,略显尖锐的声音怒喝道。

                      伤狂心跳飞快,却仍是慢吞吞好似刚睡醒的模样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这是怎么了,这么这么多人?”

                      九清蹲在被窝里听着两个哥哥的演义实在想笑,死死地憋着不敢出声。

                      “啊,伤大人,帝君传您去面圣,有些政事要与您商议。”币元恭敬地弯下身子恭请道。

                      “做什么?”伤狂故作没听清地问道。

                      夜辛昀不耐烦地对伤狂说:“你怎么这么事,去了不就知道了。快走,别回来了,”

                      伤狂看了一眼夜辛昀那真假不分的醋意眉头,不禁拍了拍他的手,“还是会回来的。”

                      夜辛昀一愣,他知道伤狂的意思——他不打算留在帝君那里过夜——果然是与自己不一般的情怀啊。

                      正想着,伤狂对币元说道:“你们出去等我片刻,带我稍整衣衫。”

                      币元立即点头带队退了出去,带上了门,直到那一声“咚”音入耳,三人这才松了口气。

                      “帝君能叫我做什么?”伤狂有些惧怕,他不想见帝君,准确地说,他不知怎么去见帝君。

                      “你去了不就知道。”夜辛昀看了一眼林继德,“总好过他什么也不说吧。”

                      林继德匆匆低下眉眼,他知道夜辛昀在指鹿为马。

                      “好吧,我走了。”伤狂从被窝里出来,整了整自己凌乱的发髻与衣衫,这才出了门去。

                      “币元,走吧。”伤狂稳稳地踏上轿子坐下,说道。

                      “欸,伤大人。”币元回眸高呼,“起——轿!”

                      话音未落,伤狂就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悠悠离去。不过伤狂的心情倒不怎么样,他每日微笑的面容如今竟是添了几分愁容。

                      不知过了多久,轿子哃一下落在地上,币元伸出手背搁着,道: “伤大人,到了。”

                      伤狂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繁星,吐了一口气,将玉手落在币元用长袖遮掩的手臂上来,“好。”

                      “帝君,伤大人来了。”币元躬身拖着伤狂的手来到御书房门前,恭敬地报道。

                      那话音还未尽,门便是迫不及待地被风打开了。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一颦一笑,思如泉涌,充斥着他的整个脑海,他的眼眶中打转着泪珠。

                      “进来吧。”帝君冷漠地声音显着有些着急,币元晦涩一笑,在伤狂身边低语道:“伤大人,帝君在叫你。”

                      伤狂一愣,迈步走了进去。熟悉的落脚点,熟悉的味道,那人那景,一切都不曾变过。

                      他身后的币元识相的关上了门。

                      “千水也在啊。”伤狂走了两步这才注意到帝君几案边跪坐的千水,心里有些奇怪,不禁脱口而出这句含着“不怎么欢迎”的语气的话。

                      “怎么,不想我来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 (微信号wap_17k),《夫君在北》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 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2-01-20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