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后宫类 第五十六章

                      小说:我的中韩混血美女作者:夏辉更新时间:2022-01-18 03:20字数:208762

                      这样也被拒绝了吗?陈雨诗的心深深的刺痛了,眼里迅速噙满了泪水,无限委屈的看着王夏。 看得王夏心虚的把头偏向了一旁。突然脑海里闪电般的滑过似曾相识的这一幕。对邓柔美表露的那天晚上,邓柔美也是像自己现在这样,把头偏向了一边逃避。所以他深深的体会得到陈雨诗现在内心的那种苦。

                      陈雨诗原本粉红的柔唇变得有些发白,微微的颤抖着:“夏哥哥,你好残忍!”说完,泪水又再次如断线般的珍珠滚落,那勺的手却依然没有放下,仍执着的举在王夏嘴边。

                      王夏,没有说话,内心只有深深的愧疚。也许他在感情上面本就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泪水不停的流,不停的流,胸前的衣衫已经湿掉了一大片:“夏哥哥,你真的很残忍,那么,那么的残忍,我不奢求能得到你的爱,我只希望能得到服侍你的那一点点幸福感,难道你连雨诗这么一点点小小的梦想都要打碎么?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没说我要争啊,我没说我要和她争啊!我不会把你对他的爱抢走一部分,我也不要你给我什么,我只是单单的想服侍你,为什么?为什么连这么一点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答应!连我那么点点幸福都不给我!”声音因激动不停的颤抖。

                      看着已略微有些癫狂的陈雨诗,王夏感到了一阵害怕,害怕自己这样会把她逼疯的!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有些机械的缓缓张开了嘴。他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他已经没有了思考的余地,他不想再看到这个丫头还那么痛苦,这是爱自己的人啊,人生,能找到几个真正爱你的人?

                      终于,陈雨诗破涕为笑,仔细的把汤喂到了王夏嘴里,那么的小心仔细,就像在完成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一样。

                      谁看到如此认真深情的为一个人喂汤,都会感到深深的感动。

                      王夏不是木头,人非草木熟能无情?他看得到陈雨诗丫头眼里溢出的深情,真的,不是这丫头故意想表露出来的,看得出来,是这丫头内心对自己的深情太多,太多,多得已经装不下,多得只能从眼里溢出。

                      王夏情不自禁的伸出自己宽大的手掌,在陈雨诗柔嫩温暖的小脸上轻轻擦拭那在月光下闪亮的泪痕。

                      陈雨诗身子一僵,内心的狂喜充斥着自己的全身,幸福的闭上眼睛,用自己的小脸在王夏宽大的手掌里轻轻的摩挲,感受着自己内心深爱的人的温柔。哦,不,即使是粗暴的,那在自己的眼里也是无比的温柔。

                      这一切都不是说谁犯贱,一天没事找抽型,只是——爱到深处。

                      看着夏哥哥一口一口喝着,自己带来的汤,心里就感到无比的幸福。拿了一块甲鱼肉,仔细的把肉里的骨头剔除,才喂进了王夏的嘴里。似乎害怕王夏吃肉时不小心被骨头卡住。

                      王夏只能苦笑,这丫头真是,自己又不是几个月大的婴儿!以后要是当了妈妈,那还得了,自己的孩子不被她宠得无法无天了?

                      吃得七七八八,陈雨诗收好饭盒等东西,看着王夏,眼里是浓浓的不舍:“夏哥哥,我要回去了!”

                      王夏点点头:“丫头,好,我送你!”

                      听到这句话陈雨诗心里甜得似蜜,真是一百个愿意,一万个愿意,但是想到王夏生了病,还是忍住了内心想让王夏送自己的冲动。在他的眼里,王夏就是生了再小的病,那也是很大的一件事情,要好好调理,自己今天这么晚了还来,让夏哥哥都快凌晨1点了还没有睡觉,那已经是罪过了,更别说还要送自己回家,那不是更耽误了夏哥哥休息么?于是摇头道:“我哥哥就在小区外等我,所以不用了!”

                      “什么?陈学长也来了的?”王夏吃惊不小。

                      “嗯,哥哥送我来的,不是因为哥哥,我还不那么容易进你们的小区呢!”

                      “那为什么不让他进来?”王夏略微有些生气道。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学长还在外面,那这么说,陈学长一个人大半夜的在小区外等了多久啊?这可不是他的待客之道。

                      “怕打扰你家嘛!”陈雨诗小脸红红的低着头。其实是陈海涛是怕当了自己和王夏的电灯泡,所以才没有进来的。当然陈雨诗也是知道,可这话怎么好给王夏说?

                      “打扰,打扰,你老是给我说打扰,知道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不?所以下次不要给我谈什么打扰不打扰,既然来了,就给我统统进来,是朋友,是兄弟,过我家门而不入,那是不给我面子,知道吗?丫头!”

                      看着真有些生气的王夏,陈雨诗老老实实的点头:“嗯!雨诗记住了!”

                      “那好现在我把你送到你哥那去!”

                      王夏走在前面,陈雨诗乖乖的跟在后面。

                      来到小区门口,果然看到了陈学长的加长房车,陈学长正倚在车门边抽着烟。看着妹妹和王夏来了,会意的一笑。笑得陈雨诗这丫头脸更红,头更底。

                      王夏一笑,招呼陈海涛道:“学长!”

                      陈海涛把烟头丢在了地上,用鞋尖踩灭,在他站的这个地方,已经散落了十几根烟头,同样回应王夏一笑,看着自己妹妹:“出来了?”他知道自己的妹妹早在十一点的时候就进去了,2个小时,他认为自己妹妹都和王夏在一起,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这是个好兆头啊!所以他一直没有打电话打扰他俩,为了自己妹妹能得到幸福,自己就是等再久都值!但他不知道,他妹妹就在王夏门前犹豫是否按响王夏家门铃都花了近一个小时。不知,知道了后他会作何感想。

                      王夏上前,装着很生气的样子道:“陈学长,你这就太不够哥么了吧!来了我家居然不进来!”

                      陈学长只是讪笑了一下。

                      王夏道:“学长你该不会认为就是因为昨天那一架,我王夏就会记恨你吧?所以才没进来!”

                      “你小子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你要是要记仇我就不会打你了!就是你仇忘得快,所以你这种人才最好打啊!”陈海涛小小调侃了一句。

                      “呵呵,看样子我倒是该改改我这性子了,做阴毒小人照你这么一说,倒还蛮好的!”王夏也是一笑,他知道,他跟陈学长昨天那一点点不快算是化解了。不过根还是在他妹妹陈雨诗身上啊!不解决好这个问题,自己早晚还是要根陈学长闹矛盾的。

                      “听说你生病了,好点了没?”陈海涛道。

                      “我说学长,你们也真是的,我就生那么个小小的感冒,你们全一副我快挂了的感觉,你们对我的关心,让我诚惶诚恐啊!让觉得生了这么个小感冒都有着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害得你们这么多人担心。”王夏玩笑道。

                      “那你小子就别再给我生病了!好了,你也早点休息,丫头,上车吧!”陈海涛拉着还目不转睛的盯着王夏的陈雨诗进了房车,内心一阵叹息,这丫头,看来中王夏的毒是中得太深了!

                      回过神来的陈雨诗,从车窗里伸出小手来:“夏哥哥再见!”

                      “拜~~”王夏回道。

                      房车内,陈雨诗背着自己的哥哥,偷偷打开保温饭盒,舀起一块王夏吃剩的甲鱼,送入了嘴里,细细咀嚼,一滴泪水,滴落汤中······

                      ~~~~~~~~~~~~~~~~~~~~~~~~~~~~~~

                      保安室里,老保安对新来的小保安道:“愣小子,我告诉你,别傻头傻脑的什么人都乱拦,很多事情不是按照规章来的,不是每个要进小区的人都必须拿出是小区户主的证明的。”

                      小保安还是有点不服气道:“那万一是小偷怎么办?”

                      “你见过有那个小偷是开着加长房车来偷东西的?”老保安教育起了小保安:“这高级小区里住着的人都是有钱有势的人,半夜来,半夜去的漂亮女人,那肯定就是这里面人包养的情妇,得罪了别人的情妇,那就是得罪了里面的户主,里面的户主,那个不是踏踏脚,整个T市都要抖上几抖的人?还不捏死你!小子,长点心眼吧!”

                      小保安茅舍顿开,心叫好险,刚才拦那个女孩的时候,幸好被老保安即使制止不然这篓子可就大了,过了一会儿,又有点羡慕,又有点嫉妒道:“刚才那女孩,样子那么漂亮,那么清纯,那么高傲,结果还不是一样是别人的情妇,哼有什么了不起!”

                      “这就是钱和权的魅力啊!”老保安感叹道。

                      ~~~~~~~~~~~~~~~~~~~~~~~~~

                      王夏慢步走回自己家门前,刚一打算开门,就听到隔壁那楼的阳台上传来一女声:“嗨,人走了啊?”

                      王夏一回头,就看到了李欣那张妩媚的脸蛋。

                      汗!汗啦,真不知道这位大姐是怎么想的,办夜三更的还不睡觉,不过今天王夏真的是有点累了,抬起头,说:“晚上好啊,大姐这么晚了该不是出来赏月吧?”其实,李欣自从上次跟王夏分开后,脑海里就总会出现王夏的影子,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正是这种说不清的感觉让李欣隐隐有些害怕,而这段时间也总是在回避自己内心的感受,因为理智告诉李欣,你不能再想他了,可长而细的思绪看似轻轻一拉便断,可刚断了一根却又有千千万万根飞向了王夏,而就在刚才,在床上准备睡了的李欣刚闭上眼睛,脑海就浮现出她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噗嗤,李欣又再次忍不笑了起来。这些天来对王夏的思念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子,全部都涌了出来。再也没有了睡意。而就在这时听到隔壁,也就是王夏家院子里有响声,似乎有人刚回家,内心突然涌出了一种渴望,并变得越发强烈,那个是王夏该多好。再也不管什么理智不理智,让那东西见鬼去吧!掀开被子,外套也没批,赤着脚奔上了阳台,便刚好看到了送陈雨诗回来的王夏。看着他,心里就变得充实与开心。可当王夏问起自己时,确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我......我.......”李欣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王夏看李欣这样也没多想,现在的他正为诗雨的事闹心了,哎,哎,真是剪不短理还乱。王夏看着李欣这大半夜的,站在阳台上还只穿了件睡衣,便道:“大姐,快回屋吧,这可不是白天,还穿这么清爽可是会感冒的。好了,没什么事我进去了,晚安!”李欣虽然还想跟王夏聊点什么,可看着王夏眼里透着深深的疲惫,便只住了内心的这个想法,看一眼就好,心里暗暗地想,点点头,也道晚安。王夏回到自己的房间,连衣服也没脱,倒头就睡。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2-01-20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