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 1·24更新番外1

                      小说:人鱼效应作者:黑猫白袜子更新时间:2022-01-15 22:40字数:191630

                      兰德从那个缺口钻了进去。

                      这间曾经是控制室的房间已经大变样了,墙壁和地板上都有着厚厚的粘液结成的硬壳,空气恶臭,之前被螺栓固定在墙上和地板上的试验台之类的器具已经被粘液腐蚀成了形状古怪的铁块。

                      在地板上积着由浑浊的修复液和粘液以及血水混合而成的液体。

                      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那些混合液体的表面有碎玻璃渣在反射着微弱的冷光,而被随意堆砌在玻璃渣旁边的是人类碎裂的肉块和骨头,曾经在这里工作的人类所有可以留下来的残骸都在这里了。

                      文森……兰德印象中永远优雅阴冷的哥哥像是恶龙一样盘着尾巴,盘踞在这些令人作呕的尸体上方。他的身体长得非常的大,不正常的膨胀,光溜溜的皮肤就像是死鱼的肚皮一样泛着带着臭气的白光,毛细血管开裂,在皮下形成了像是溃烂一样的紫褐色的巨大淤血块。文森的脸是歪斜的,红色的眼瞳几乎占据了他的半张脸,这让他看上去格外的令人觉得可怕——兰德在看到他的瞬间,几乎哀声哭泣出来。

                      “哦,不——文森!”

                      他踉跄着在泥泞的粘液中朝着文森的方向走了两步。

                      但是他的声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明显地让文森感到了刺痛。它蠕动着自己庞大的,病态的身躯,像是婴儿一样蜷缩了起来,将脸埋在了自己的腹部。

                      “兰德……别看我……别看我……”

                      他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像是已经坏掉的机器……或者是别的什么更加可悲的东西。

                      “文森……”

                      光是看到这样的文森,兰德的心便感受到了好像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般的痛苦。

                      文森……尸体……残肢……

                      兰德嘴唇颤抖,小腿的伤口前所未有有的疼痛过了起来。

                      虽然神智还清晰,但是兰德却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噩梦中一样,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文森,别这样,我是来帮你的……”

                      他说,声音里带着一丝潮湿的哭腔。

                      他艰难地向前走了一步,可是这个举动深深地刺激到了已经慌乱到极致的文森。

                      在那一瞬间,它忽然弹跳了起来,口器从嘴里射·出来,牙齿在尖端闪闪发亮。

                      “嘶——”

                      一声*被撕开的声音想过之后,兰德被一股冲击力击倒在地。

                      而芒斯特在刚才越到了他的前面,尾巴非常疯狂地在地面上拍动着。

                      它所有的长发都立了起来,这让它的体积看起来好像膨胀了好多倍。

                      “兰德……你……你不是兰德……”

                      文森用手捂着脸,哭泣着哀嚎道。

                      “我的弟弟……我的弟弟还很小……你怎么可能会是兰德……”

                      他空洞地目光穿过了芒斯特,也穿过了兰德,越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去。

                      文森的记忆出现了混乱,他太过于不想面对兰德,因此在意识层面干脆否认了兰德的存在。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始终渴求着的弟弟……是那个天真懵懂的,没有经历过绑架的可爱孩童的兰德。

                      而不是现在这个死死看着它,瞳孔中倒映出它可悲可怖模样的黑发男性。

                      在芒斯特愈发紧张的示威面前,文森思维上的疯癫和作为野兽特有的狰狞交织在一起,让它看上去是如此的可悲……也如此的危险。

                      芒斯特非常紧张,它摆出了攻击的状态。

                      “兰德!它太危险了!”

                      它嘶嘶叫着,提醒道。

                      兰德咽下一口弥漫着甜腥味的唾液,虚弱地对芒斯特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出现了变化,看上去似乎用哪怕一根羽毛落在他身上他整个人就会像是碎裂的瓷器一般化为碎片。

                      他身上弥漫出来的极大的悲哀让芒斯特感到心痛。

                      “我知道……”

                      兰德喃喃地说道。

                      “——兰德?兰德·西弗斯!你可以听到吗?”

                      就在这个时候,模糊的声音带着风吹过麦克风时刮起的呼呼声骤然出现在了通讯器中。

                      ……

                      浮岛顶部。

                      天空是铁灰色的,狂风和暴雪混在一起形成了白色的鞭子,抽打着暴露在空气中的每一个人。幸存者——西蒙这么称呼基地内还有人类神智的人,像是冻僵的企鹅群一样簇拥在一起。

                      他们其实可以躲到基地内部去,那条从内部通往外界的走廊还开着,只是没有人想要进去。

                      就在不久前,在塞壬感染体们遁走的之后,机械警备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扰乱了一样陷入了故障之中。接着难得的机会,西蒙带领着当时正在进行试验的人,还有士兵们逃离了基地,并且比预定时间要早得多的来到了甲板。

                      此时,西蒙整个人被包裹在防寒服内,他躲在甲板处的一个角落,保持着镇定回看了一眼身后。

                      肖恩博士以及那些未曾接受感染的士兵聚集在那里,有人组成了防风墙,而另外一名士兵正在摆弄无线信息接收器——西蒙简直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把那个该死的老古董挖出来的。

                      但是它的出现俨然给他们摇摇欲坠的计划加上了更加不乐观的变数。

                      基地内部的残存人员正在努力跟美国北极军事基地取得联系。

                      “……一旦军方接收这里,之前的试验成果和实验动物很有可能会被回收,而这个该死的塞壬计划将会在某个地方继续进行下去。”西蒙脸色发青地对着通讯器那头的兰德说道,他的身体在颤抖,但是很有可能并不是因为寒冷,“抱歉,兰德,我得提前引爆实验室——在军方的人赶到之前!我会在十分钟后开始倒数……兰德,逃出来,快点逃出来……”

                      他的手指在口袋内摩挲着自己的手机,在那上面,有一行黄底黑字的警告正在跳动。

                      【警告!是否确认开启自毁模式!】

                      【警告!是否确认开启自毁模式!】

                      ……

                      十几分钟后,伴随着愈发凛冽的寒风,有人发出了欢呼——

                      他们已经得到了北极军事基地的回应!

                      “西蒙!”

                      肖恩博士一瘸一拐地冲过来,抱住了他的肩膀。

                      “我们成功了!我们可以得救了!”

                      西蒙骤然睁开眼睛,他过了好久才发出虚弱的声音。在肖恩博士看来,隔着防风镜,这名过于年轻的天才脸上掠过了与处境不符合的难过。

                      “……那真是太好了!”

                      西蒙的嘴唇翕动了一下,与此同时,他在口袋内部微微动了动手指,按下了【确认】键。

                      “全体人员请注意——全体人员请注意——基地现在处于6级失控状态——现已开启了自我清除模式,再重复一遍,现已开启自我清除模式。距离第一次爆炸还有十五分钟,请所有幸存人员弃船……”

                      一道冰冷的,没有任何情绪的机械电子女声骤然回响在整个基地的上空。

                      “这是怎么回事?!”

                      肖恩脸色大变,惊恐地跳了起来。

                      而在他来得及反应之前,西蒙已经一把拽住他,将他拖往骚动的人群。

                      “……也许是主脑故障!现在大家全部上飞机!赶紧离开这里!快点!”

                      在肖恩博士的耳边,西蒙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奇怪。

                      只是在这种极为让人紧绷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在对情况作出任何多余的怀疑了……

                      “……自爆程序已开启,倒数开始……900——899——898……”

                      同样的电子音不仅仅回响在肖恩和西蒙的耳边,也回响在兰德和芒斯特的耳边。

                      兰德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在那个声音响起的瞬间,光线暗了下来,并且变成了一种让人心惊胆战的血红色。

                      在这样的灯光下,文森身上腐臭的铁锈味儿像是实质的液体一样拥入兰德的身体。

                      他摇摇欲坠,只能靠芒斯特来稳住身体——

                      文森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视线混沌得像是盲人。他们在机械的倒数,粘稠的恶臭和彼此之间越来越沉重的呼吸中对峙着。

                      “兰德……”

                      文森的嘴歪斜了一下。

                      它朝着他扑了过来。

                      芒斯特的尾巴在地上重重的拍打了一下,它从侧面朝着文森扑去,但是在文森那不自然膨胀的身形面前,它显得有些渺小——它没能像是以往对付自己的敌人那样将其撞飞。文森的身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撕拉声,芒斯特的身体落回了潮湿的地面,嘴里衔着一大块皮肉。

                      黑红的血水和脓液从那个缺口处喷涌而出,兰德被压在了文森的身体下方。

                      “文森——”

                      兰德大喊道,但是已经彻底混乱的文森甚至没有因为疼痛停顿一下,它径直大张着嘴,朝着兰德咬了下去。

                      兰德将自己的手架在了脸前,紧接着他因为剧痛而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

                      文森的牙齿深深地陷入兰德的手臂,新鲜的,人类的血液流入了它的舌尖。

                      文森觉得有人在它的大脑内部燃烧着篝火,剧烈的疼痛和灼热搅动着它的脑浆。

                      它无法判断周围的情况,没有疼痛。

                      如果说它还残留着一丁点神智的话,

                      那就是……

                      【要……变得正常起来……要回到……兰德身边……】

                      “……我要……嘶嘶……保护……兰德……”

                      文森死死咬着兰德的手臂,含糊地说道。

                      它的眼眶往外流着血。

                      因为芒斯特正在疯狂地撕咬它的身体。兰德感到了一些沉重的肉块从袋子一样的皮囊中跌出来,落在了他的身上。文森骤然甩起了尾巴,它没有痛觉,因此在面对小体型的芒斯特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占据了全部的优势。

                      芒斯特被击打了出去,随后又弹了回来。

                      它企图从文森的口中夺回兰德,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文森便会显得狂怒。它开始尖叫,用尾巴卷住芒斯特,在地上猛烈的敲击和甩动。

                      芒斯特用嘴和爪子将自己的身体固定在文森的尾部,它疯狂的在那些发白的,死人似的皮肤表面和内部撕扯和咀嚼。它竭尽全力地在文森的腹腔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但是塞壬特有的生命里,让文森即使是在这种可怕的伤势面前依然保有垂死挣扎一般的生命里。

                      “不——”

                      兰德撕心裂肺地吼叫。

                      鲜血喷射·在他的脸上和身体上,他的手臂痛到好像快要燃烧起来。

                      然后他朝着文森开了枪——与此同时,芒斯特咬断了文森的脊椎。

                      奇怪的是,至始至终……这只可怖的,可以说是是世界上攻击力最强大的塞壬实验体(哪怕它是失败的),却并没有真正的伤害到兰德。

                      至少,在可以轻易咬断钢板的咬合力中,兰德的手臂血肉模糊,却并没有直接被咬断。

                      或者,在它那已经变成泥沼的内心深处,还保有那么一丁点的……一丁点的冷静。

                      兰德感受到文森最后的挣扎,它激烈地扭动着,下颚慢慢地松弛。

                      最终,兰德将自己的一只手从文森的口中抽了出来。

                      文森的头“砰”的一下,落在了地上。

                      它的眼睛依然看着兰德……角膜是湿润的。

                      它眼底依然残留着那种野兽一般的狂性和暴虐,但是渐渐的,那种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醒。

                      像是从噩梦中清醒过来的人一样,文森深深地看了兰德一眼。

                      他的嘴唇嗫嚅着,喊出了音量低微的音节。

                      “是你……兰德……天啊……是你……对不起,兰德,对不起……”

                      兰德的眼中涌出了泪水留。

                      他俯下身抱住了文森。

                      “……我把一切搞砸了,兰德。”

                      他听到了文森的声音。

                      “文森,不——文森!”

                      即将到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用语言来描述了。

                      兰德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发誓……自己绝不接受。

                      他胡乱地用手摸着文森的脸,强迫文森看着他。

                      “听着——文森,我不需要抱歉……你觉得我会让你就这样死了吗?不可能的!我不会让你这样做的!”

                      “这是你应该做的,兰德……我已经变成了……怪物……杀了我,兰德,杀了——”

                      兰德回过头,便可以看到逐渐向他靠近的芒斯特。

                      这只小怪物受了重伤,但是并没有伤及性命。它的尾鳍缺了很大很大的一块,可以预想到接下来它会因此而伤心很久很久。

                      可以看出来它非常厌恶文森,但是在看到兰德现在的状况之后,它还是强打起精神扑了过来,并且当着文森的面用自己的尾巴缠住了兰德。

                      文森在看到它之后眼神从涣散变得尖锐起来。

                      “不……兰德……这是一只怪物……”

                      兰德拉过芒斯特的头发,在那只喘息的怪物嘴上印下了一个亲吻。

                      “文森,如果你死了,我就会跟它在一起生活,我会和它结婚,做·爱,生一打鱼仔子——我不在乎它是不是怪物!就像我也也不在乎你是不是怪物一样!”

                      然后——

                      兰德将文森的头……还有一部分残肢……夹在了腋下,站了起来。

                      他将自己的另一边肩膀留给了芒斯特,支撑着这只小怪物飞快地朝着门外走去。

                      机械女声还在倒数。

                      “298……298……297……”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了,若是在这件事之前,兰德或许还会因此而按到恐惧和惊慌。

                      但是这一刻,他的心却无比平静。

                      如果,在他腋下的文森能不那么喋喋不休地要求兰德将他发向来以后,就会更好了。

                      “你会死……兰德!”

                      兰德不知道为什么差点笑出来——他只是忽然觉得这样夹着文森有一些可笑……

                      如果文森恢复了正常(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这么想),回想起今天的这一幕,或许会觉得非常的丢脸……不,他一定会觉得非常的丢脸。

                      兰德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的不正常,死亡的利刃已经对准了他的头顶,他几乎已经可以闻到死神那冰冷,黑暗的气息,可是在感受着文森和芒斯特的气息之后,兰德却在微笑。

                      “在我死的时候,我和你们在一起。”

                      兰德低下头,对脸色渐渐变得青灰的文森说。

                      “我会一直跟你们在一起的。”

                      他嘟囔着,拖着自己所爱的这两者朝着走廊奋力地跑去。

                      他能够获救的希望微乎其微,兰德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实际上,在他心灵的底部,有一个人依然在不停地对他说:放弃吧,兰德!你做不到的!

                      这是很久之前的那个兰德·西弗斯的幽灵。

                      一直以来,他始终被动的过着自己的人生……他在面对罗杰斯的杀戮时封闭自我,在面对自己变身为怪物的事实面前陷入疯癫……在看到深白的感染体之后,消灭它们……因为无法相信它们能够克制自己的*,战胜身体内部的痛苦……

                      事实上,他从未鼓起勇气面对任何问题。

                      他从未相信过自己。

                      面对命运他永远顺从,而从未挣扎。

                      ……

                      唯有这一次,天啊,只有这一次,兰德决定做一个不同的决定。

                      他祈祷运气,拯救,和奇迹。

                      这个世界永远都在冷酷的运行,杀戮和厄运按照剧本依次上演,只是偶尔,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丝细微的可能,上帝会愿意在布满荆棘的道路上放置福袋。

                      它会让这个世界变得可爱一些。

                      那个可爱一点的世界让兰德支撑着穿过漫长的走廊,在来到废弃的电梯井前时,机械女音已经数到了双位数。

                      他们还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抵达平台。电梯井是唯一的希望,在紧急情况下,电梯会在二十秒内将他们带往顶部平台。兰德用力地将自己的胸牌按在电梯的电子感应器上,可是那里什么反应都没有。

                      “不……上帝……不要这样对我……”

                      兰德身体彻底脱力了,他猛的跪在了地上。

                      已经,来不及了吗?

                      ……

                      “噔——”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金属缆绳摩擦的声音从电梯门后响起。

                      兰德骤然抬头,正好看到一把斧头从门缝中挤出来——

                      “嘿,兰德!”

                      西蒙用一把斧头在金属门之间撬开了一条一人宽的细缝,脸上因为剧烈的运动而布满汗水,喘息声让他看上去几乎已经连话都要说不顺畅了。

                      “没有多少时间了,进来!”

                      他冲着兰德喊道,将他和芒斯特一起扯入了电梯。

                      当然,在看到兰德紧紧抱着的文森残骸后,他似乎更想要晕过去了。

                      “准备好……这该死的电梯可不好受……”

                      西蒙只来得及对兰德这样说道,然后他抽出了卡在门口的斧头,用力拍下了电梯一侧的紧急制动按钮。在漆黑的电梯井内部,一根缆绳骤然崩断——

                      金属的电梯厢内部猛烈的晃动了起来。

                      它在失衡中骤然上冲,仅仅凭借着电梯井内部的物理性防坠装置进行缓冲,强烈的重力感几乎将电梯内的所有人在地板上压成饼状。

                      在最后十秒,电梯厢撞击到了第一层金属网格——这原本是用来给机械师检查电梯井和电路的维修梯,而西蒙的设定下,它们违背常理地一百八十度平平地拦在了电梯井内部,人为开始为失控的电梯减速。

                      第二层——

                      第三层——

                      “砰——”

                      一声巨响中,兰德被抛向半空。

                      芒斯特的长发骤然张开,将他死死包裹住……

                      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忽然变慢了,兰德可以看到芒斯特的眼睛,它专注的,没有任何保留地依恋在这一刻潮水般涌入他的心灵。

                      在那短短的瞬间,兰德感受到了死神落下的镰刀。

                      “轰隆——”

                      电梯厢的上部分变形了。

                      兰德在那上面重重地撞了一下,但是在芒斯特的包裹下,他并没有受到重伤。

                      西蒙摸了一把脸上的血(他的脸被翘起的金属片划出了一条长长的伤口),然后将兰德扯了起来。

                      “你还有力气吗?”

                      他沙哑地说道。

                      “把它踹开——”

                      他指的是电梯内部某个变形的部件——看上去,它之前是电梯门。

                      兰德笑着点了点头。

                      他抬起腿,而芒斯特在这之前,已经一尾巴扫向了那里。

                      破碎变形的金属板在结冰的平台上滑行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最后哗啦一下沿着平台的边缘落入漆黑的海水之中。

                      冰冷的风和雪花骤然扑向触不及防的兰德,他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基地外部平台,几乎有一种不真实感。

                      而在平台的另一个方向,一架直升机正低低的盘旋着。

                      “走!”

                      不需要任何指示,兰德和西蒙已经一起朝着直升机狂奔而去。

                      “20……19……18……”

                      基地的主脑依然在冰冷的倒数。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兰德听到了飞机引擎剧烈的轰鸣,感受着飞机叶片掀起的狂风。

                      在跳上那布满油污的甲板的瞬间,兰德一个腿软差点滑出倾斜的机场。

                      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他。

                      兰德抬起头,看见芒斯特满是血污的脸。

                      “不要离开我……”

                      它低声说道。

                      飞机已经腾空而起,兰德被芒斯特和西蒙共同拉进了机舱。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感受着心脏疯狂撞击着胸腔带来的闷痛。

                      在他的怀里,文森的睫毛轻轻的颤动了片刻。

                      “3”

                      浮岛基地黑暗的内部,塞壬实验体们茫然地,继续晃荡。

                      “2”

                      研究区域内部,一些资料落入积水之中,纸张被浸湿。

                      “1”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在飞机身后响起,飞机被爆炸掀开的气流冲击,引起了一阵颠簸。

                      “莱恩?!”

                      西蒙用纱布捂着自己的脸,惊慌地喊道。

                      “别担心,只是一些气流而已。”

                      某位cia……不,应该说,前cia秘密探员转过脸,冲着西蒙比了比手指。

                      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很快飞机就平稳了下来,静静地飞行在波涛汹涌的冰冷海面之上。

                      在海平面的另一边,浮岛肢解时发出的咔嚓咔嚓声依然依稀能听到,过不了多久……它们便会与那些悲哀的生命一齐沉睡在深深的海面之下吧。

                      兰德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周围。

                      芒斯特盘着尾巴将他搂在自己怀里,文森紧闭着双眼——皮肤依然柔软温热,西蒙正在处理自己的伤口,莱恩在专心开飞机——一时间,没有任何人说话。

                      兰德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融化的蜡烛一样开始变软。

                      因为太幸福,一切如此没有真实感,他忍不住捏了捏芒斯特的手指,发现它指间的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它的手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正常的,骨节粗大,手指修长的男人的手。

                      很快就察觉到了兰德的小动作,芒斯特用力地回握住了兰德的手。

                      “一切都结束了。兰德,我们活下来了。”

                      它在兰德耳边轻轻地说。

                      兰德怔怔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活下来了……”

                      兰德从未如此感到幸福和安宁。

                      “活下来了可不代表一切都结束了,”西蒙抬眼看了一眼那碍眼的情侣一眼,心中暗自嘀咕不知道他们是否有注意到文森的眉头正在皱紧,“我们还有一场辛苦的旅程,老天,为了你们……现在我们都是逃犯了。”

                      他扶着额头呻·吟道。

                      兰德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哦,以做逃犯来说,我很有经验……”

                      ……

                      一只白色的北极熊在布满瓦砾和坚冰的冰原边缘抬起头,它看到天空中有一颗小小的黑影飞快地掠过海面。

                      而在它们的前方,有极光散发出了鲜艳的光芒。

                      读过这本书还读过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 2022-01-17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彩客彩票